2017年1月1日晚,JoyTime参加了在迷蝶酒吧举行的“新年不妥协”高校摇滚夜演出,现场视频已经简单剪辑完毕,借公众号推送给一直支持我们的朋友们。 在此再次感谢龙哥和王强在演出前后给予的帮助和支持;感谢到场的每一位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感谢随我们从课堂转战到迷蝶的学生们,但是作业你们还是要按时交的;也感谢几只比我们小了近一轮的年轻乐队,跟你们在一起,我们又情不自禁地年轻了些许。  

写这段文字时,我正在回看91年《生命接触》演唱会。家驹弹唱着《谁伴我闯荡》,所唱歌词便构成了这段文字的主题,想想也颇为切题。 你可以说这是每年的例行公事,你可以认为这是我固执的坚持。无论你有没有想到,每年6月,我总会在10号或者30号这一天,继续讲讲这一年跟Beyond和家驹有关的点滴。

今日刚到实验室,一条消息从手机上弹出:“老鹰乐队主唱Glenn Frey病逝,享年67岁……” 一时愕然。而今日朋友圈,弥漫着因Glenn Frey去世的悲伤情绪。无论对他本人熟知与否,又一个摇滚老炮的去世,无遗加重着摇滚乐迷的悲伤。老鹰的时代,随着一个一个乐手的更替和离去,本已渐渐封存脑海记忆。Glenn Frey的离逝,一个时代的终结。

原文由乐队贝斯手黄浩翔老师发表于其个人微信公众号“碎裂低音”,小翠全文转发于此。“车既然换了新部件,又发动了,那就得再溜几圈。” 重要的事说三遍,“生为JT人,死为JT的死人”。   这一天我已经等了2年半。 排练这个词距离我并不是太遥远,距离6月份在光音16俱乐部演致敬beyond专场,只过去5个月而已,但是上一次排练Joytime乐队的原创作品可以追溯到2013年6月,已过去整整30个月。

回西安一周,终见阳光,心情大好,工作之余给大伙来点笑料,继续拿无人车“开涮”。老外的某些笑点很奇怪,小翠还得“认知计算”一下,才搞明白笑点何在。这一次加上一些翻译,和我自己的理解,以图大家淡淡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