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是要闯 最后的缺口 – 过去一年里那些与家驹beyond有关的点滴

写在开头

高考刚过,命题作文还在被各路吐槽;而我雷打不动、坚持了20多年的自主命题作文也要开始动笔。

“仍然是要闯 最后的缺口” 来自beyond后期的作品,不同时期、不同心境,组合起却相得益彰,也极为符合我近来的心境。如我历年所讲,这有关beyond,也有关我生活中的点点烙印、步步前行。

http://i1153.photobucket.com/albums/p503/darrentsuei/aa18972bd40735faa941e8179e510fb30e2408ee_zpswd6etjti.jpg

去年此时,因为vislab实验室的停电,就着时差,书写数字,赶上了家驹的生日。那一次,命题作文是“一半是海水 一半是故乡”;这一次,题目有变,内容依旧。处在出国中间点上的6月,巧妙地将两年的命题作文划隔在了故土的熟悉中,也划隔在了他乡的彷徨中。

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时间走不停留,而我多有眷恋。

他乡彷徨时

如去年文中说到一般,意国的时光惊喜多、意外多、收获多、音乐多,唯独beyond不多、家驹稀少。这半年几乎回想不起任何记忆深刻的与Beyond、与家驹有关的故事。欧洲所遇的国外朋友,在认识我之前就喜欢beyond的,估计也就Diletta Foglia:来自费拉拉、在博洛尼亚大学上学的意大利姑娘。

从跟她的接触中了解到,Diletta对于视觉系摇滚情有独钟,同时对亚洲文化充满浓厚的兴趣,这也是她接触到beyond音乐的缘由。我们平时接触不多,大都局限在对beyond音乐的分享和探讨中。近期在facebook上Diletta分享了beyond英文主页的一张图并@了我,图上附文:“Life is not about what you’ve gained but what you’ve done.” 来自家驹最为人所知的一句话:“生命不在乎得到什么,只在乎做过什么。”

http://i1153.photobucket.com/albums/p503/darrentsuei/488375_456777641021271_1539069982_n__zpsacl4oryu.jpg

beyond在日本的影响虽然有限,但在早期进入日本市场时经济公司也进行过大量的宣传。来自日本komatsu公司的工程师Youhei Seki在同我的一次家庭聚餐中聊及此事,我才对这段历史深入了解。而后归国后我也再次向好朋友西尾芳文老师求证了此事。有关这段故事的缘由,我在归国前已经整理发文,可以移步至我去年11月发布的个人微博

http://i1153.photobucket.com/albums/p503/darrentsuei/QQ20150610104304_zpslg1alfed.png

故土重生中

重生与涅槃有着类似的意义,但重生的进行状态更符合现阶段的我,如是我感,如是重生。归国后,经历巨变和自我的推倒重建,精力时间都非常有限,也未有太多气力投入到毕业工作和自我重建的事情之外,在回国前预想的轻松、愉快、扬眉吐气、意气风发都成为水中月镜中花,有关beyond的故事自然也少了很多。

十二月,再次见到了世荣。他和欧阳来西安是为东风风神X7SUV的发布会助兴。下班后打车一路杀奔会展中心,扒拉几口面包,就一直焦急地等着世荣到来。上一次见世荣是跟子超两人去到机场,和世荣歌迷会的朋友一同接机,一想已经两年有余。“荣光”、“薪火相传”、“Amani”、“海阔天空”等等单飞作品和beyond时期作品悉数上演。现场观众对于beyond时期作品均能熟悉跟唱,而世荣的单飞作品传唱度较低,“荣光”“薪火相传”也仅有我和另外一个小伙能够全曲跟唱。会后,我预计没有机会跟世荣单独见面,便随即返校。未曾料想,晚上子夜时,鸟叔刘政给我发来图,是他跟世荣和欧阳在后台单独合影的照片,让我好生羡慕,也“责备”鸟叔没给我打个电话。

http://i1153.photobucket.com/albums/p503/darrentsuei/IMG_20141222_201834__zpswzjzqros.jpg

西尾芳文老师今年多次来西安,作为日本科研家歌神,自然少不了唱K的活动。每次相聚,“海阔天空”的日文版“_ビヨンド_遥かなる夢に_~Far_away~”和“光辉岁月”的粤语版都是保留曲目:我跟西尾老师用日文唱“海阔天空”,用粤语唱“光辉岁月”。西尾老师对学生的喜好很了解,也很用心:他将“光辉岁月”的粤语发音每个字都标注在了一张A4纸上,跟着他数次往返于西安和德岛。

http://i1153.photobucket.com/albums/p503/darrentsuei/1450819497707278466_zpsnb3priie.jpg

因为刚回国时身体抱恙,父母为了我更好休息,让我在学校附近租住。随着一点点把学校的东西搬到了出租屋,家里也多了些许与家驹beyond有关的元素。而离开集体宿舍的一个好处是,再也不用担心弹琴扰民的事情。夜深时,只要调控音量,自然可以弹得忘乎所以;虽然这样的闲暇时间和心情几乎很少再有,但也对舒缓压力帮助不少。

http://i1153.photobucket.com/albums/p503/darrentsuei/IMG_20150610_130441__zpssqdfdepq.jpg

http://i1153.photobucket.com/albums/p503/darrentsuei/IMG_20150529_011007__zpsqd6r9e7i.jpg

有趣的是,今年5月左右,我开始时不时收到国内外很多朋友转发给我的链接,题目类似叫做“爆料!黄家驹假死 重现《中国好歌曲》!震惊了!” “黄家驹假死 惊现《中国好歌曲》舞台 ”, 诸如此类。我一边给朋友们做着解释,一方面也为朋友们看到此类消息时首选想到我并与我分享感幸福,深表感谢。借此,也再次声明相关新闻是假新闻,我最早大约在2003年还上初中时就已经在lovebeyond等歌迷网站上看到过类似新闻,也看到过世荣等人的辟谣。这是歌迷们的美好心愿,也希望真有一个叫“马句”的人,在天那边纵情高歌。

http://i1153.photobucket.com/albums/p503/darrentsuei/Screenshot_2015-06-10-19-03-07__zpsir2pnelm.jpg

在3月底和胡喆准备亲见演唱会时,就聊及了今年再做一次致敬家驹、致敬beyond的演出,一是弥补去年我出国未能持续“参赛”的遗憾,二是希望做一场更为系统和全面的演出,涵盖beyond各个时期的代表性作品,扩大听众对beyond音乐的理解。演出时间自然是在六月,而参与演出的也是以交大和西工大喜欢beyond的一帮兄弟为班底,涵盖教师、毕业工作、自主创业、博士、硕士、本科等各阶段。从5月初开始,每周一次排练,曲目几经调整,人员也经历多次变动,大家克服了工作调动、出差、加班、倒班、毕业论文、演出时间、演出场地、排练设备等等各种困难;也真心希望演出的当晚,能看到更多热爱beyond热爱家驹的朋友的参与和支持。在这里也感谢黄老师和小蒋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保证了排练和演出。

http://i1153.photobucket.com/albums/p503/darrentsuei/IMG_20150607_190219__zpsmamhmb5v.jpg

写在结尾 – 关于家驹beyond

和过去一年相比,beyond和家驹在生活中的比例越来越低,这一方面来自个人事务的越发繁重,另一方面也是对我来说,beyond和家驹作为偶像光环的逐渐褪去。过去一年,微博上我数次对家强直接表达了不满,对于他的一些言论提出质疑,也诚如我多年前在微博上指出Paul哥的公开言论欠妥。年轻时,对于beyond的音乐的热爱,导致我无条件地去支持他们的社会言论、行为,无论对错;而如今,从我对自我的深入认识开始,从接受自己的能力不足和性格缺陷开始,我也对beyond四子有了更为客观的评价。数日前,跟马哥聊及今年的致敬演出,他问我:“对黄贯中,你现在是怎么看的”,我说:“一个有着严重性格缺陷精力充沛的邻家大叔。他在音乐上创作上演奏上对我的影响依旧;而个人为人处事方面,他有可取之处,也有需要反思的地方。归根到底,普通人而已,反而更真实。”

这就是我过去一年对beyond、对家驹新的认识,于我如是,于家驹如是,于beyond如是。

写在结尾 – 关于自己

抗战二十年的歌词中,三子唱到 “去到多远,我也铭记我起点,不会变”,这与“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异曲同工。如同你已经听过了各国的、各种风格、各类大牌的乐队,你依然觉得beyond是你的最爱的乐队,如数家珍;也如同你弹遍世界名曲,把摇把、闷音、点弦、快速音阶、扫拨、轮指、泛音、敲板等等技巧烂熟于心,你依然觉得海阔天空的solo是你一直需要学习揣摩的曲子,你依然不能深得歌曲的情感精髓;也如同你用遍了香奈儿、雅思兰黛、欧莱雅、倩碧、迪奥等一系列高大上价目飞旋的香水化妆品,你依然觉得百雀羚是最适合你最熟悉的护手霜,温和不过敏,恰到好处;也如同你听过志玲姐姐的嗲嗲舒麻、感受过高圆圆的亲切随和、目睹过欧洲妹子的热情奔放,你依然觉得家里那个系着围裙、在灶台边忙里忙外、操心着怎么样让家里人吃得健康吃得舒服的女人才是最美。

坦言,我辜负过往昔、辜负过故人,也正辜负着身边人;家驹的歌,则巧妙地在合适的时间,敲打我惊醒我,让我不断自我反省自我调整。而每每认真投入到欣赏家驹音乐、演奏家驹音乐的状态里,我则常常被自己的专注与投入感动,那是一种心无旁羁的纯粹;尽管我深知,这种状态正在逐渐离我远去,我依然要尽我努力,让它多停留些岁月。

这就是家驹、beyond给我的启示:任何时候,知道自己为谁、知道目标在哪、知道终点多远,更知道起点从哪开始。

最后一句:

“世上纵有千万曲,人间再无黄家驹”。又是一年610,又是一天思飞日。从6岁到28岁,从1993年到2015年,相伴的年岁又过了一年。这一年平淡无奇,也亮点颇多;明年今日,我们又会相见,再絮叨絮叨365天里与你有关、与我有关却也无关的点点滴滴。

生日快乐,家驹!我们明年再见!

http://i1153.photobucket.com/albums/p503/darrentsuei/IMG_20150610_130503_zpsogkfqqw1.jpg

 

关于dixiaocui

无人驾驶汽车研究员 半吊子摇滚混子乐手 Researcher on Intelligent Vehicle Guitarist/Singer/Rocker
此条目发表在Rock Attitude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