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1月在北京参加完基金委人工智能应急项目的答辩后,在候机时微信有人加我,是一个久未联系的交大学妹,见面第一句就推送了一篇文章给我。这篇今日头条的文章公众号,结合了网上有关我的资料综合写成;我虽不知道这位朋友是谁,但依然表示感谢。文中部分内容未跟我确认,但也无妨。 点击图片访问原文。

美观在今年9月来实验室对我进行了两小时的“八卦”访谈,聊了聊摇滚乐和无人车。采访那天瓢泼大雨,我还被困在研究生招生现场不得脱身,两位记者贾老板和熳熳竟然耐心地等待我几个小时,原计划中午1点开始的采访,最后结束已近7点。原文发于美观的公众号,考虑到篇幅和内容的敏感度,不少“爆料”都被删除,实在有些遗憾。  

大约1月前,九度FM的两位当家主播师亮老师和周小尔老师,光临寒舍,就无人驾驶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一起聊天扯淡。近期音频节目放出,我认真回听了当天“扯淡”的内容,发现错误疏漏不少,实在惭愧;也有朋友指出,整体太像科普,而少了与主持人的互动。 当天聊天内容,围绕无人驾驶的历史发展、关键技术、周边问题、产业趣闻,以及我个人从事无人驾驶研究、参加中国智能车未来挑战赛等的个人体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收听,时长约90分钟,欢迎大家拍砖。

This post is originally posted on Cheyun.com and reprinted by Netease on auto.163.com. Writer has quoted my explanation about autonomous driving and manual intervention on Zhihu. My answer on Zhihu is here. The question is “How Google’s self-driving car can handle emergency situations?”. 原文来自车云网和网易汽车转载,作者在文中引用了我在知乎上有关无人驾驶的部分概念回答,现原文转载分享于此。我在知乎上有关“Google无人驾驶汽车如何应对紧急突发状况”回答请见此。